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是你还是风景,看湿了我的眼睛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98 人围观!

是你还是风景,看湿了我的眼睛

只是一起走过的路,思念却比经过还长。

只是个轻易说告别的年代,也能有幸得到地老天荒。 ---题记-号那天,有辆列车带着座位和座位上的乘客,由南向北,一起开进记忆深处。 初瑜坐在靠窗的位置,托着腮帮望着站台上还未挤上车的人群发呆,日渐黄昏,天边晚霞映红了这座弥漫着香奈儿的高贵和迪奥优雅气息的城市。

这是一个令人着魔的地方,有的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有的人落荒而逃,有的人可以在这里轻易收获金钱和欲望,有的人却丢了迷茫了向往,所以,人们都叫它魔都,魅力与邪性并存,让人欲罢不能。

初瑜就是拥挤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小小分子,来来往往在人群,她驻足了四五年,漫漫征途,走走看看。 由上海开往西安的列车马上就要出发,请送亲友的朋友站在安全黄线以外......列车缓缓驶出了站台,初瑜回过神的时候,感觉座位下的高跟鞋下踩着了某人的脚,抬起头发现对面落座的是个白净的年轻先生,戴着眼镜,文质彬彬。

她不好意思的望着他用口型说了句对不起。 他微笑着回答:没关系。

空气莫名的闷热起来,车厢里显然有些拥挤,来来往往旅客在初瑜所在的车厢尽头补票,闹哄哄的,让人坐立不安,列车上貌似在打着暖气,暮春时节,却热的出奇,她为没有买到卧铺而恼火,她为车厢里吵吵闹闹的声音而烦躁,她在心漂浮在闷热浑浊的空气中不能静下来,火气腾腾的往上窜,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有一万只羊驼在奔腾。

初瑜皱着眉头拿出纸巾擦了擦手心的汗水,还是很热,没有一丝凉风。

近乎绝望。 怕是要闷死在这里了。

突然,对面的先生轻轻的碰了她一下,递给了她一叠刚刚从活页记事本上取下来的纸张,她望着他笑了笑,接了过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扇起来了凉凉的风。

列车运行在轨道上,黑夜渐渐吞噬了一切,远处是城市边缘忽明忽暗的霓虹。 隔壁座位上中年大叔流着口水,打着鼾声。 -2-初瑜昏昏沉沉的睡去,又迷迷糊糊的醒来,手机播放器里,歌声随机切换了几个来回。

睡也睡不安稳,醒也醒的不彻底,头,像炸开了一样疼。 胳膊也麻了,腿脚也僵硬了,腰也快折了。 这个时候,初瑜幻想着要是能有一张小床该多多好啊,哪怕是个一米宽的也成,尽管,她是滚惯了两米宽大床的人。 显然,在这个漆黑的夜里,狭小的车厢里,拥挤的小长假前夕,一切的幻想都只能是幻想,毫无意义。

初瑜用力的揉揉太阳穴,又重重的抱着胳膊睡去,半睡半醒之间,被一个软软的东西碰醒,她眯着眼睛抬起头,看见对面的年轻先生正在用一个软皮面的记事本隔在自己胳膊下,隔开了胳膊与坚硬的小茶几桌面的压力,她把头放在了那个记事本上,就像当年在班主任课堂上枕着书本偷睡觉一样。

他摸摸她的头,说睡吧。

这样一来,初瑜居然安安稳稳的睡着了,直到火车停靠在沿途的一个车站。 已是深夜了,更深露重。 初瑜再次醒来时,窗外的车站的灯火通明,稀稀拉拉的几个旅客各自奔赴着各自的路程,行色匆匆。 她环抱着胳膊,有点儿冷。

这个列车很滑稽,热的时候开暖气,冷的时候开冷风。

体弱的初瑜,已经开始鼻塞喉咙痛,几个喷嚏之后,她不停拿着纸巾拭着鼻涕,对面的先生便在她睡着的时候,拿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初瑜的肩上,还在衣服快要滑落的时候一次次帮她重新盖好。

其实,初瑜并没有完全的睡着,她是知道这发生的一切的,只是,她不想抬起头再说一句谢谢。

因为这一幕幕的似曾相识,像极了她的初恋。

那些个年少时期《有风的夜晚》:谁为你披上我温馨的衣衫爱已张开,梦已点燃漂泊的心寻觅平静的港湾又是一个有风的夜晚该聚的聚,该散的散所以说,后来,初瑜和她初恋木子李的恋就像当年这首老歌里唱的一样,岁沧桑,沟沟坎坎,该聚的聚,该散的散。

-3-列车是开往记忆深处的,那个初瑜童年以及整个少年时期度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没有他的北城,有人选择了逃离,有人选择了适应。

多年以后,孑然一身的初瑜,每一次踏上归程,都有一种悲凉感,就像夜空中清冷的孤月,处在黑暗中却期待着光明。

而此时,对面的先生,像极了木子李的眉,木子李的眼。

如果时光能够倒回,年少的她们还会不会把野草当做玫瑰还会不会对酒当歌不醉不归转回思绪的时候,对面的先生已经去茶水间帮初瑜泡了一杯热茶,他告诉初瑜他姓伟,伟大的伟。

也在上海上班,工作的地方距离初瑜的单位只有一站路的地铁。

初瑜微笑着礼貌的打量着木子李的眉眼,哦不,伟先生的眉眼,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早已兵荒马乱。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本次的旅程就快要告一段落了,太阳暖暖的出现的东山,初瑜小心翼翼的叠好披在她肩上伟先生的衣衫,递还给了他并且说了声谢谢。 她抱着肩膀侧着脸,嗅到了肩头伟先生衣衫残留的余香。 那是木子李不曾有过的味道,而眼前的伟先生,却更加的真切,不像木子李的缥缈虚幻。

忽然间,初瑜脸红了,难道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说的就是他么回头看他,伟先生正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笑容暖的就像那山头挂着的朝阳。 怦然心动,就最好的遇见。

列车停靠的时候,他们一起走出站台。 小长假前的广场上人群熙熙攘攘,淹没了彼此,背对着背挥手说了再见,各自消失在了长安城里的尚德门前。

-4-在不愿谢幕的岁月里,让爱开出地老天荒的花。

初瑜和伟先生再次相遇是小长假结束回上海上班的一个月之后,七月盛夏,花木扶疏。 拥挤的地铁上,穿着高跟鞋的初瑜艰难的保持着平衡被人群挤来挤去,突然,旁边座位上的一位年轻先生让座给了初瑜。 他温暖:你穿着高跟鞋,站着不舒服,你坐吧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们同时惊讶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他朝着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微信,然后,初瑜大方了扫了他的二维码。

往后的日子,他们有空的时候一起喝茶,一起撸串,一起吃饭,一起把野草当玫瑰。

她名正言顺的成了伟先生的女朋友。

她肆意享受着他带给她的温柔。

下雨的时候,伞下多了一双牵着的手。

她想着一辈子有了他就足够。 且以深情共白头。 可是有些梦,笑着笑着就醒了。 有的人,爱着爱着就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

-5-你为这场爱情走的是心,他却走的是肾。

你可以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他,却难保下次他的枕边人还是你。

最容易忘却的无非是初心,最难以抵抗无非是诱惑。

说的大抵上就是初瑜和伟先生的爱情。 初瑜说,伟先生很会撩妹。

就像王者荣耀里的王者,轻易就能秒杀青铜段位的她,也能轻易秒杀很多身边的异性妹子。

他的社交圈很乱,今天有这个妹子叫爸爸,明天就有那个妹子叫老公。 一开始还对初瑜遮遮掩掩,后来发展到无所谓的态度。 初瑜是个处女座,她是容忍不了自己的爱情产生任何一点点瑕疵的,心力交瘁的她终于在和伟先生认识的第364天离开了。

她留了一封手信给伟先生: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不想再爱你了,那些被你消耗掉的耐心大概再也找不回了吧,不是我不坚持,而是你一次次的打破我隐忍的理由,对你的那种感觉,我会永远记在心里,永世不再提起。 分手后,初瑜特意选择了一列和伟先生初遇见时候同一班次的列车,由南向北的重新走过了那一遍没有他的路。 是你还是,看湿了我的眼睛。

初瑜走后,伟先生颓废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骨子里还是深爱着她的。 他发了疯的满世界找她,狼狈的走过她走过的每一条街,以为这样就可以相拥,心灰意冷的吹她吹过的凉风,以为这样就可以重逢。 然后初瑜终于在伟先生77次的祈求原谅之后,因为一束玫瑰里的卡片,原谅了他。

那个卡片,现在就摆放在初瑜和伟先生婚纱照的下面。

上门的字迹还是那么醒目:你说清醒容易孤独,我愿意陪你酩酊大醉,你说黑夜太难熬,我愿意陪你日夜颠倒。 文:傻的可以图片来源:网络微博:无痕雪小妖。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2388.com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