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宠妃成狂:天降太子妃》第一章 坠崖

日期:2019-07-12?|? 作者:本站原创?|? 51 人围观!

《宠妃成狂:天降太子妃》第一章 坠崖

西宸国行宫殿外,守着一众侍卫,皆是黑衣长剑,将这个宫殿死死的守着,眼看着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 而宫殿中央摆着浴桶,伺候的宫人们手中端着木盘,上面放着价值连城的绸绢。

这些宫人个个都低着头,恭敬的跪在那儿,不敢有一丝僭越,更不敢抬头。 屋中摆置华丽,有个硕大的木桶立在殿中。

木桶中一男子倚在内,双目紧闭,面颊有些苍白。

若是宫人们胆敢抬头看一眼,定会被男子的容貌惊到,他眉目如画,狭长微眯的凤眸显得很是魅惑,鼻若琼,唇更是完美至极,这等容貌,说是倾世也不为过!他,就是西宸国的太子爷——夜离宸!良久,夜离宸才懒懒睁眼,随手拿起一个帕子擦了擦白皙如玉的手。

他看着里面药材,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蹙。

这时,谁都没有料到,有一个庞大的东西从天而降,直接砸破了屋顶,笔直的冲向浴桶。

殿外的一众侍卫见到这么大的动静,尽数冲进了殿中,可是浴桶中哪里还有太子爷的影子?反倒是一个衣着奇怪的女子坐在浴桶内。

云染染的脑子糊里糊涂的,睁开眼,就看到一群人呆若木鸡的围着自己。

她四处环顾了这地方,发现周围人都穿着古装,嘀咕道:“妈呀,这是什么地方,难不成还给我摔穿越了?也太倒霉了吧!”为首的侍卫看着她嘀咕,一脸惊异,这女子怎么冒出来的!而后他抬头看了看屋顶硕大的窟窿,欲哭无泪,这行宫的一草一木都价值千金,何况是屋顶破了这么大个洞!“你是什么人!我们太子爷呢!”那个侍卫把佩剑抽出来,指着云染染。 云染染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手下意识的一紧。

一声闷哼声传来,她却只是紧张面前的佩剑,没有在意。 “我没有见过什么太子爷……我这就走。 ”云染染心中悲痛万分,穿越就算了,自己怎么惹上了太子!想着,她的脸色不太好。 侍卫更是把佩剑逼近了一分:“快说!”云染染不知道自己去哪里找出他们的太子爷,往后躲着,手下却也是用了力气:“我……”在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闷哼声更大了,一只如玉般白的手臂从药桶中伸出。 “爷!”那个侍卫这才意识到自家的太子爷……似乎被这个女子压在身下?!“快,快救爷!”一声令下,侍卫们终于上去将夜离宸拉了出来。 夜离宸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无力的倚着浴桶喘气。

桶里有个男人!云染染愣住,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夜离宸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了两个字:“松开!”云染染看下去,她的手中,一直抓着……小太子爷!她想到刚刚那似有若无的呻、吟声,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是故意的!”云染染连忙松开手,她的脸也红的像煮熟的鸡蛋。

活了二十多年,云染染发誓,自己从来没有一次和这东西如此亲密的接触过,可现在不仅接触了,还……握过了。 在一旁举着佩剑的侍卫呆滞,手中的佩剑“叮咣”一声掉在了地上,他的心中留了两条面条泪,这么多年爷都没碰过女人,这下爷的清白之身没了……“还不过来!”夜离宸此时还没有什么力气,他咬牙说了,侍卫首领连忙过去,把他从浴桶里扶出来,顺便给披上浅紫色的袍子。 云染染冷静下来,拍拍自己发烫的脸,这才看清男子的容貌。

这一看,饶是云染染见过不少帅哥,也震惊了,这男人长的也太妖孽了!她愣在那里:“美男!”众侍卫听了齐齐愣住,而后便是为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默哀。

惹到爷的人一般没有好下场,这女人大约要被爷千刀万剐……这样一想,所有人打了个冷颤,可惜了,这么年轻。

夜离宸站在那儿,脸色虽然苍白,凤眸却死死的盯着云染染,看着她的样子,浓眉皱起,这些年来那些人自作主张往他这儿塞人就罢了,现在竟然这么明目张胆了,这个脏兮兮的女人,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吗!“把她拖下去砍了!”即使他的声音磁性,可在女主的听来就不那么悦耳了。 众侍卫低着头,把云染染从桶里拖出来。

云染染自然不肯随着他们走,死命挣扎,却抵不过这么多人的力气,瞪着杏眼看那个男人:“吃亏的是我好吗!”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摸了那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没有说一句话,他怎么反而怒了!她见那男人不为所动,叫到:“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侍卫首领脑后都是冷汗,这姑娘也太剽悍了些,竟然指责爷!他这一愣,让云染染有机可乘,一下挣脱了他的手:“你懂不懂怜香惜玉!”“爷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

”夜离宸听着她吵闹,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侍卫不敢再让云染染在这里吵闹,正想着怎么把她弄出去,云染染回头,冲着侍卫首领暗示性的笑了笑:“大哥……”只是话还没说完,她就被那人揪着领子丢了出去。 “啊!”她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下巴,还未转身,侍卫的剑就刺了过来。 夜离宸在行宫内任由下人帮他整理袍子,听着外头云染染的尖叫,面色好了些,只是外头又叫了一声。

他皱眉,惜风的手段这么不济了,一个女人都不能一击致命?外面的叫声不绝,到了后来甚至还有那女人挑衅的话:“你就这么点力气?要不换一个人怎么样?”后来还有那女人着急的叫声:“喂,你能不能放过我的衣服,很贵的!”行宫里下人把这件事禀报了一遍,夜离宸皱起眉头,难不成这是个妖孽!想了想信步走了出去。

云染染经历了这么一遭,不知别人不累,她可着实累坏了,站在原地喘着气,水汪汪的杏眼指责的看着他:“你至于为难我这个弱小的女子吗?”那些人身体一个冷颤,心说,不知道是谁被砍了这么多刀之后还安然无恙的!。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2388.com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