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旧爱上你》by安夏色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日期:2019-05-20?|? 作者:本站原创?|? 125 人围观!

  日常生活中,其实我们一直在说活。但往往就是这些说话,让我们感到非常厌烦。这里我引入一个叫做“详细询问法”的聊天方式。如果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更像是一个对对方生活好奇的人,比如,一个心理咨询师,或者,一个学手艺徒弟,你会发现跟对方闲聊不是那么无聊的一件事。比如,你的伴侣一直是那个通下水管道的,你就询问一下这些工作都有哪些步骤,为什么。

  遇见一道光,让我此生再无遗憾,再不畏惧。  19、岁月,它很奇怪。我总以为我会在光阴里长成一棵高大的树,但一个不留神,我却变成了一座山。

《旧爱上你》by安夏色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旧爱上你》by安夏色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厉莫臣,晴晴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手机在我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传来了震动,我没接。

...“看看你这样,跟泼妇有什么两样?”靳夜冷冷地骂张兰。 我头微低,心里挺痛快的。

张兰这人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靳夜一骂她,她就没底气了,扯着嗓子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靳夜更加厌烦了,提腿就踹了她一脚:“哭丧啊?赶紧给老子滚,烦人!”张兰毕竟是如花似玉的女子,那柔弱的身子骨哪经得起靳夜这般粗暴的对待啊,只是一脚,就疼的她面部拧巴的变了形。

却是强忍着怒气,不敢发作,咬牙满目怨恨的瞪着靳夜,撂下一句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狠话便滚了。

她说:“靳夜,我会让你后悔的!”我看着张兰狼狈的滚远了,心想我也该滚了,于是,抬脚就走。 脚刚迈出电梯,靳夜邪肆的声音就在我身后响起,“你站住。 ”我心头一跳,把脚迈回来,规规矩矩的找了墙角站好。

靳夜也不多话,按了8楼的电梯。

我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直到了他的办公室。 他办公室装修很简洁大气,黑白两种色调,里面布置的家具也是时尚气息沉重,令人忍俊不禁的是老靳总非要往儿子的办公室放财神爷的神位,靳夜拿他爹没办法。 “我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我脸立刻燥红,慢吞吞的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没有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 他挺奇怪的,听我慢慢讲述,看我的眼神就变了,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慵懒地往沙发里一躺,一副听得很随意的样子,漫不经心。 我心里有点犯怵,杨姐提过,卖走我的男人叫厉莫臣,跟靳夜应该有什么关系。 杨姐对我的说的话,潜台词就是让我去伺候人。

我依照吩咐把人伺候了,可钱没有收到,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我没想去知道。 我只想要钱,既然靳夜跟厉莫臣有关系,那他这里就是个突破口。 我接着继续说,靳夜听我说去找厉莫臣要钱,厉莫臣扔了我一千五后,脸色瞬间变了变,失声大笑。

这笑声极具穿透性,整间房就属他声音最大了。 他不止笑,还捶沙发。

“我的天,你还真找他要钱了?!”我点了点头,不明白靳夜的态度突然转变是个什么征兆,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响了。

靳夜坐在沙发上不动,我立即领会,去开门。 敲门的是杨姐,嗔了我一眼,笑眯眯的揶揄我:“怪不得打你电话都没人接,原来,你在这儿啊。 ”揶揄我了之后,她就走到沙发,冲着靳夜歉意满满的说:“这姑娘刚来一周,我都还没有调教好,你就让他伺候厉少,晴晴真的是个啥都不懂的雏,靳少,这事儿你可得跟厉少解释清楚。 ”我脸色忽而变得僵硬,杨姐把自己摘干净了,那我呢?我理不清这里的道道,靳夜狂笑不停,杨姐的态度模糊,我忍不住后怕。

钱没拿到,万一这要是靳夜设的局对付厉莫臣,那我就惨了……没等我瞎想,靳夜倒是站起来,笑嘻嘻的看着我,他的笑容亲和有力,说出来的话让我不禁心中一喜。 “他没给钱那太正常了,你这事办得太漂亮了,我给你包个大红包!”靳夜是个行动派,说是给我包红包,真的让人包了个红包给我,十万块。

我有点傻,十万不是小钱,这让我怀疑靳夜是不是要利用我去对付厉莫臣,可我不敢去问。 这钱来得太是时候了,我根本不可能会拒绝,几乎是忍着心悸收下,握在手里跟烫手山芋似的。

我和杨姐一起离开靳夜办公室后,我方才后怕,拿着红包看杨姐,“我…杨姐……你跟我说说吧,我是不是做错事了?”杨姐看着我沉默不语,带着我去了她的办公室。

她享受般的坐进大班椅,闭眸假寐,房间时静得只剩下我的惶惶不安的心跳声。 我等了好半天,才准备好措辞,跟杨姐娓娓道来。

“这钱,我是不是不该收啊?我是不是得罪了……厉少?杨姐,你救救我,我不懂规矩,保证下次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

”我几乎是抽着一口凉气说完,想了想,拿着红包给杨姐求她指教。

杨姐见我如识趣,笑了:“傻姑娘,这事儿谁也救不了你,得看你自己的造化,这钱是靳少给你的,你就收着。 再怎么说你也是靳少的人,厉少会卖他一个面子。

”“谢谢杨姐的提醒。

”我从红包里抽出一叠,也没数过就给了杨姐。

杨姐又笑了。

我觉得她这次笑得比较真诚,连语气都温和了:“这哪成啊,这是靳少给你的红包,我哪能收?”“杨姐,我不会说话,脑子也不中用,以后还要请杨姐多多关照。

”“脑子不中用,可你长得中用。 什么样的美女我没见过,能让我一见面就记住的也就你了。 ”杨姐见我识趣,就收起了那叠钱,半开玩笑似的问我,“晴晴,你很缺钱?”我重重地点头,“家里有人住院,没钱交手术费。

”“晴晴,你才18岁,这行水深,趁你现在陷得不深,拿着钱就走吧,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这里,你长得不赖,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不……杨姐,我必须做这行,我需要钱。 ”我苦笑了一下,对杨姐也生了些好感,却也没有打算把自己的底透出去。 我又问了杨姐好几个问题,向她请教出台价,遇到不给钱的客人怎么办。

她都替我解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杨姐始终对我有所保留。 从盛世里出来,我拿着还没摸热呼的钱,立刻打车去了医院。 下了车,我又往脸上擦了粉,盖住脸上的手掌印。

张兰下手也真狠,这一巴掌打下来,我半边脸都肿了。

手机在我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传来了震动,我没接。

到了医院,我先去看了躺在病床上全身50%烧伤的男孩,模样极为恐怖。 绷带一圈一圈缠在他的身上,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暗沉诡异的红。 我坐下来,慢慢的说:“霍元佑,我来看你了。 ”。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2388.com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